當前位置:鉛筆小說>書庫>都市青春>神眼通天> 27 古玉帶來的變化

27 古玉帶來的變化

    “你醒了。”

    陳修才睜開眼睛就看到了苗婷那張本來精致得無可挑剔的臉龐,不過此時她唯一的缺點就是頂著一對黑眼圈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昨晚一夜沒睡一直在病床旁邊守著我吧?”陳修心中是一陣感動。

    “你想多了。”

    苗婷臉一紅,急急說道:“才沒有守你一夜,我是凌晨查房的時候看到你睡覺中想要去抓自己的傷口,我是怕我的工作白做了才守著你一會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……我明白了。”陳修嬉笑說道:“你是在關心我,你不會愛上我了吧?不過,愛上我也是正常,誰叫我那么優秀,有時候對著鏡子我都被自己迷倒。”

    “呸,你家的鏡子有毛病。”

    “你越是極力否認越是事實。”

    苗婷的臉蛋跟是緋紅如霞,看得陳修更是兩眼發直,就差口水沒有留下來。

    “啪。”

    病房門忽然被推開,女警官李薇很不適時的闖了進來。

    “苗醫生,現在病人的情況合適做口供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合適。”

    陳修自然是反對的,正逗得這個冰山一樣的美女醫生都臉紅起來了,這么慶的時候,你這個一千瓦的電燈泡跑進來。

    什么氣氛都沒了,為什么還要配合你做口供。

    “他現在非常合適做口供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這個美女醫生怎么一點都配合自己啊。

    “陳修先生,雖然你是救人英雄,不過配合我們工作也是一個良好市民應盡的責任,我現在正式給你錄口供,你必須保證你說的每一句話都是事實。”

    李薇拉出紙筆一邊記錄一邊問道:“姓名。”

    “你都知道我叫陳修了還問。”陳修很沒有好口氣的說道:“難怪你們警官永遠都捉不了賊,追賊的只會叫別動,賊不動難道等著你來捉啊。”

    “陳修,麻煩你配合,如果你要抱怨我昨天捉錯了你,你可以去投訴我,我的警員編號是709394。”

    李薇為了給陳修做口供要說在長廊外面的板凳趴了一個晚上,現在也都還有起床氣,對于陳修的胡攪蠻纏也是動氣了。

    陳修被她這樣一吼立馬萎了起來。

    警官可是暴力部門,還是少得罪為妙。

    “現在我問你一句,答一句。”

    看到陳修被自己一吼果然老實多了,李微心里想道:“我媽說得對……男人就是欠管,不吼他們幾句都不會聽話。”

    當下更是嚴厲的問道:“性別。”

    “這不是明擺著的還問,要不要脫褲子……”陳修習慣性的要抬下杠,見到李微眼神中漏出兇光,趕緊說道:“男,漢族,籍貫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打住,我問一句你答一句,我沒問到的不要說。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是,我明白規定,坦白從寬,抗拒從嚴。”

    陳修說完這話就想抽自己一陣耳光。

    錄口供而已,又不是罪犯。

    “挺懂規矩的嘛,看來是我們局子的常客。”

    “天地良心,我絕對是好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讓你說話了嗎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被李薇吼過之后,陳修老實多了,她問一句他就答一句,昨天晚上陳修救人的口供很快就問完。

    “另外我再問你。”李薇頂著陳修的傷口問道:“你原來是怎么受傷的。”

    “這……”

    陳修一下遲疑了起來,總不能說是昨晚自己和人斗毆人吧。

    那還不被李薇捉起來,按一個攪亂治安罪拘留十五天。

    “他原來的傷口是水果刀失手劃傷自己。”一旁的苗婷忽然說道。

    “真的是這樣?”李薇狐疑滴說道:“不是打架斗毆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苗婷很肯定的說道:“我是他的主治醫生,我親手幫他縫合的傷口,最清楚情況,如果是打架斗毆,傷口不會那么淺。”

    李薇還是選擇懷疑,如果用水果刀劃傷自己這樣的鬼話都相信,她警校幾年就白讀了。

    看了看病床上的陳修,又看了一眼旁邊的苗婷。

    算了,能不顧安危挺身而出救人的人,估計再壞也壞不了那里去。

    “我暫且信你一次。”李薇盯著陳修說道:“以后千萬別落到我手上。”

    待得李薇走了以后,陳修才對著苗婷問道:“為什么幫我撒謊?”

    “你救了我。”

    這個理由很合理。

    “沒有別的原因?”

    “你想多了。”

    苗婷臉又是一紅,越看到這個冰冷的醫生被自己逗得嬌羞,陳修越是惡趣味的興奮,正要再來一次。

    “啪。”

    病房的門再次被推開,護士捧著換藥盤進來說道:“苗醫生,換藥時間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行,我來換,你去忙。”

    “呃。”

    小護士有些訝異,傷口換藥這種粗糙工作一般都是護士或是實習生的工作,像苗婷這種主治醫生是一般都不會動手,除非是特么難處理的傷口。

    而陳修的傷口顯然很容易出來,扒開紗布,用碘酒擦拭一下,重現換過一塊無菌紗布而已。

    陳修倒是沒有太多的感觸,他只以為換藥本來就是醫生的工作。

    看著苗婷把自己的褲子稍微下拉了一下,忽然間,陳修腦海中閃過了島國愛情動作片的女醫生、女護士的常規畫面,他那張老臉居然唰的一下紅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你亂想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我沒亂想。”

    這個時候當然要否認。

    我還是個孩子一樣的純真。

    苗婷接著又是輕輕拉開他的衣擺,陳修的整個小腹都暴露在了空氣中。

    “昨晚都還沒主意看,原來他還有點腹肌……也是,一腳能把蔣成踢出五米,他應該是有練過才對。”

    陳修此時墊高枕頭也稍微看到了自己的肚皮,也是有些訝異,高中的時候他有些腹肌是不假,大學以后就懶惰了,早在宿舍那群豬朋狗友的啤酒之下變成了一塊,工作之后跟沒有時間鍛煉。

    什么時候自己的小腹又涌現出腹肌了。

    “難道又是那塊古玉的效果?它吸收那些神秘氣息進入我身體,還能幫我身子塑形?。”

    陳修腦海中忽然顯現過昨晚狗哥忽然偷襲自己的那一下,按照當時狗哥刺出的力道和速度,那一刀應該刺得很深才對。

    但是好像就是自己腹部受痛了以后,肌肉是一下緊縮,才一下子夾住了刀鋒沒讓它繼續進去。

    若不是古玉效果弄出來的這七塊腹肌,估計昨晚自己真是要被捅穿腸子了。

上一章目錄+書簽下一章

北京pk10彩票站有售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