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鉛筆小說>書庫>歷史軍事>某光頭的江湖> 第一百五十六章 危機與入門 2

第一百五十六章 危機與入門 2

    俗話說的好,山不向我走來,我便向山走去。

    所以王羽一直走到了王燕身前,準備伸手接過她的小書包。

    這丫頭今年10歲,模樣隨姐姐,大眼睛小嘴巴,圓圓的臉上還有一些嬰兒肥,很是可愛。

    “我自己能背。”

    一把拍掉王羽的手,她低頭往家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“小兄弟你妹妹長得真討人喜歡。”

    剛才發煙的大叔,一手抱著一個小姑娘正好出來,見著王羽后笑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可惜她不太喜歡我。”

    王羽聳了聳肩道:“再見了,我得跟著她。”

    “嗯,小兄弟再見。”

    大叔說完又讓兩個小姑娘說了一遍再見,王羽笑著和她們揮了揮手。

    嚇得兩人連忙將腦袋埋進爸爸懷里。

    大叔哈哈笑了起來,王羽長得其實不差,但是那顆光頭配上總是半瞇著的眼睛,就像是電影里的壞人。

    尤其是他大多數時候,眼睛是沒有聚焦的,這又給他增添了些許怪誕。

    告別這對父女,王羽跟上了低垂著腦袋的王燕,兄妹倆誰都沒說話,氣氛就這么沉默著。

    離開學校大概一條街后,王燕忽然在一家商店面前停下,直直的看著冰柜里的冰淇淋。

    她也不說話,就這么看著。

    “想吃?”王羽問道。

    王燕哼了一聲,將腦袋偏開,“如果你一定要請我吃,我就會勉為其難,法外開恩的接受。”

    就算是如此,她的眼神都沒有離開過那些冰淇淋。

    王羽拿出錢遞了過去,“想吃什么自己選。”

    “哼!我討厭你。”

    王燕一把搶過錢,邁著小短腿跑進了商店。

    王羽站在外面,他想了想,也走了進去,并且買了一包煙和一個打火機。

    小丫頭被滿柜子的冰淇淋晃花了眼睛,選了很久,才選中一個奶油草莓味的。

    王羽在外面看著她踮起腳尖,努力付錢的樣子,嘴角微微上翹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他忽然感應到有一男一女正在接近。

    轉頭一看,便見著那個架著眼鏡的男人道:“二號目標也在,正好一網打盡。”

    毒鞭笑著走到王羽身邊,伸出手指勾起他的下巴:“小弟弟,姐姐會好好疼你的。”

    而河則向王燕走去。

    “你們是誰?”王羽稍稍退后一步,躲開手指后,皺眉問道:“為什么要找上我和妹妹。”

    “你爹當年偷了一個大人物的東西,至今下落不明,雖然獵人內部都說他已經死了,但事實卻不是。”

    河抱著已經暈過去的王燕走了過來,商店里的店員以及顧客,在他出手的瞬間,便全部昏迷了。

    “所以,為了逼他現身,我只能找上你們了。”

    毒鞭輕笑著說道:“乖乖跟姐姐來吧,免得受皮肉之苦。”

    王羽想了想,點頭道:“好,但是能不能我自己抱著妹妹。”

    河不認為他有什么反抗之力,資料里說的清清楚楚,那個人只有大女兒是獵人,其余兩個孩子包括劉小蘭在內,都是普通人而已。

    將王燕遞了過去,“走吧,你耍不出什么花樣的,所以最好老老實實跟著我們。”

    他們兩人之所以沒有動用暴力,是因為在這種地方,一個不好就會引來大批獵人。雖說早晚會對上,但這個時間點卻要掌握在自己手里,因此才會先禮后兵。

    四人上了車,從熱鬧的市區一直開到偏僻的老城。

    這里是Z市沒有發展起來前的市中心,但隨著新城的發展,這邊已經大半荒廢了。

    車子在一棟爛尾樓前停下,此時沒有外人,兩人就沒那么客氣的,連拖帶拽的將王羽拉下車。

    就在毒鞭正準備動點小手段,給他一個下馬威時,河忽然扭頭,神情戒備起來。

    “誰!”

    王羽轉頭看去,只見爛尾樓二層不知道何時,站了一個帶著面具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是你對不對?!原來你一直就在Z市,哈哈哈,真是得來全不費工夫。”

    河臉色振奮的笑了起來,一只手背在身后,稍稍按了一下某個按鈕。

    毒鞭和他一起,共同面對神秘男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說話?現在你兒子在我手上,只要我一個念頭,他就會死,對了,還有這個可愛的小姑娘。”

    河見男人一聲不吭,心里有些慌,所以打算用王羽來立威,“現在給我下來,然后跪下,不然我就殺了你兒子!”

    他從懷里拿出一把翠綠色的匕首,頂在王羽脖子上,見男人還是沒動靜,怒喝道:“我數三聲,如果你再不動,他就死!”

    面具男看不清表情,但他那不斷握緊,又松開的拳頭,顯示了其內心的不平靜。

    “三!”

    “二!”

    “一!”

    就在河話音落下,準備動手時,他與毒鞭身前的空氣忽然產生劇烈波動。

    明明站在二層的面具男,不知何時,已經出現在兩人身前。

    他雙手快如閃電,掐住河與毒鞭的脖子,狠狠一扭。

    兩個殺手來不及做任何反應,直接身死。

    毒鞭圓睜的眼睛里,還殘留著不可置信。倒是河沒有太多情緒,只有幾分釋然與得意。

    明明已經死了,他得意什么?

    “你們趕緊回家吧。”

    面具男拖著兩具尸體,往車上走去。

    “你是我爹?”

    王羽有些變扭的問道:“他們說你偷了東西,是嗎?”

    面具男腳步頓了頓,低沉道:“我只是被派來保護你們兄妹的,其他的我不能說。”

    王羽看著他的背影,手指輕輕彈動了幾下,最終還是沒有出手。

    看著熟睡的王燕,他刮了刮小丫頭的鼻子,“我會保護你的。”

    就這么背著妹妹,王羽上了一輛去新城的公交車,半路上王燕醒了過來,對于剛才發生的事沒有半點印象。

    然后發現自己躺在王羽懷里,尖叫了一聲,引得顧客全部看了過來。

    “臭流氓,你抱著我干嘛,快放開!”

    她鬧著要下來,王羽無奈起身,將座位讓給她坐。

    王燕苦著小臉,想要問到底發生了什么事,但礙于面子,不能開口問,只能憋著氣,將臉吹成了個包子。

    兩人在家附近下車,她還沒恢復過來,一路小跑的往家里跑。

    路上正好碰到提著菜的李小蘭,她大聲叫了一句媽媽,然后徹底無視了王羽。

上一章目錄+書簽下一章

北京pk10彩票站有售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