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6章 玩骰子

    楊堅回到咖啡廳的時候,藤田佑香已經將她的保鏢都撤走了,就剩她一個人坐在包廂里等著楊堅,這讓楊堅很是疑惑,不知道這丫頭葫蘆里賣的是什么藥。

    “藤田小姐,有事您直說吧!”楊堅坐在她對面笑道。

    “楊堅,你敢不敢到賭場里去跟我賭一次?”藤田佑香狡黠地問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敢不敢的問題,而是我從來都不賭博,壓根就沒有興趣,你就說你想干什么吧?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敢跟我去賭場里賭一次,賭贏了我,我就把鄭安琪和劉東陽放了。你要是輸了,我也不要求你娶我了,你做我一個月的男朋友,這總可以吧!”藤田佑香笑道。

    “啥?做你一個月的男朋友?為什么是一個月?”楊堅好奇地笑問道。

    “沒有為什么?我覺得至少一個月才公平啊!總不能做三五天的男朋友吧!新鮮感都沒過你就走了,多沒意思啊!對吧?”藤田佑香笑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賭?”楊堅追問道。

    “當然是玩骰子,碰運氣也玩技術,咋樣?你這個大英雄敢不敢玩?”

    藤田佑香故意用激將法來刺激楊堅,因為玩骰子是她自己最拿手的,從小就玩,在皇家賭場打遍天下無敵手,沒有人玩的過她,她通過聲音就能辨別出來幾點,而且是百分之百的準確。

    楊堅當然明白藤田佑香的詭計,自己要是完全按她的賭法來賭,必輸無疑,他再厲害怎么也比不過藤田佑香,人家是專業的,從小就浸淫其中,你一個從不賭博的人怎么可能玩的過人家呢?但既然她提出來了,不接招是不行,太折面子。

    可這個招怎么接?

    腦子一轉,有了。

    “玩就玩,不過,不能按你的玩法來,否則,對我太不公平了,要玩就得公平的玩,我說的沒錯吧?”楊堅笑道。

    “當然了,對你不公平的玩法,我勝之不武,沒意思!你說,怎么玩?”

    “一共賭三局,三局兩勝為勝者,這沒問題吧?”

    “沒問題,很公平!”

    “既然第一局玩骰子是你最拿手的,我也得拿出一項我最拿手的來平衡你這一項,要不然,對我就是不公平的,所以第二局的賭法不賭玩骰子了,賭武功,但為了對你公平點,我單手跟你打,劃出一個圈,我們倆在圈里打,你能把我打出圈算你贏,這公平么?”

    藤田佑香一聽,來勁了,覺得很好玩,不假思索地就表示了答應。

    “可以可以,這個玩法有點意思,我同意,非常公平,楊堅,你是個爺們!沒欺負女人!既是單手跟我打,還劃出了一個圈,你只要出了圈就輸了,很合理!”

    “當然了,我能欺負你嗎?第三局玩運氣,純粹的運氣,換句話說,玩的就是命運,我這里有一枚硬幣,是我們的人民幣一元硬幣,我們都從兩米高的地方往下扔,正面大字的朝上算贏,如果兩人都是這樣的,就往后加賽,直到一方輸了為止,公平吧!”

    藤田佑香明白了楊堅的意圖,只要不玩骰子就行,避開她的強項,但是,玩硬幣的話,他之前是不是經常玩呢?如果他之前玩過,這不是不公平么?

    “楊堅,看似公平,我又不知道你之前有沒有玩過這種游戲?”

    “呵呵,藤田小姐,首先,我肯定沒玩過,蒼天可鑒!若是我之前玩過我就不得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毒誓就不要你發了,我相信你了!”

    “其實,你如果心里有什么疑慮,也可以用這里的硬幣,規則按我說的做就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這樣似乎是更加合理一些,你提出方案和規則,道具用我的,嗯!不錯,采納了!”

    于是,兩人就這么出了咖啡廳,直接來到了皇家賭場,本來,皇家賭場這個時候差不多要關門了,但因為他們倆的到來,讓賭場的氣氛再次進入了高潮,那些剛想回去的賭徒們都匯集到了賭桌旁邊,將他們倆的賭桌圍了個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其實,楊堅來這里跟藤田佑香玩骰子純粹是陪她玩的,就是想見識一下這日本姑娘的手段,他知道自己必輸無疑,毫無勝算,所以也不著急,他做好了第一局輸的準備。

    兩人面對面站著,藤田佑香拿著骰子先當眾表演給大家看,拿著透明的那種賭杯,瞬間將桌上的骰子卷入其中,眾目睽睽之下她說幾點就是幾點,接連給楊堅表演了幾次,每次都精準無比,最讓楊堅震驚的是,她蒙著眼睛也能精準地將桌上的骰子卷入賭杯中,手法快,準,就這一手看得楊堅咂舌。

    “楊堅,來,你也先練練手,我隨時可以開始,只要你說可以就行。”

    雖然自己不會,但是楊堅也不打算就這么認輸了,這樣做的話,就少了樂趣,對藤田佑香也太不尊重了,人家最想表現的賭法你直接認輸,太沒意思了,就算是為了讓她開心開心,也得陪她玩玩。

    所以楊堅也大大方方地拿起賭杯開始玩,他剛才仔細地觀察過藤田佑香的手法,第一次玩的時候,一顆骰子都沒有卷進去,這下讓大家大跌眼鏡了,有人甚至要打他出去,說楊堅簡直是在侮辱藤田小姐,這個水平都敢進皇家賭場,還直接挑戰賭場公主藤田佑香!

    藤田佑香自然是要制止這幫人的狂躁,說他們倆的賭局不限于玩骰子,這只是其中一項,是人家的弱項,不許他們這幫人胡言亂語。

    不過,讓她驚訝的是,楊堅在卷了幾次之后,很快就能將骰子全部卷入賭杯中,甚至可以疊起一些骰子,雖然有些雜亂,可這也大大出乎了大家的意料,感覺這個家伙的領悟能力也太強大了,這才玩了幾次啊?

    當然,楊堅再怎么聰明,在玩骰子方面也不可能超越藤田佑香,最起碼短期內無法超越,人家藤田佑香在這方面也是天才少女,賭棍多了去了,為什么她可以在大其力鎮傲視群雄?自然有她的與眾不同之處。

    練了十分鐘,楊堅決定跟藤田佑香開始第一局,藤田佑香為了增加看點,也為了對楊堅公平些,她提出可以讓她的骰子分布面積大楊堅的兩倍,她同樣一次性將所有骰子卷入賭杯中,楊堅對于藤田佑香的這個舉動,內心是有觸動的,覺得這個日本女孩三觀還算正,要不是跟著他父親藤田生活在這種地方,或許會是個非常惹人憐愛的鄰家小妹妹。

    想到藤田,楊堅突然有種不踏實的感覺,于是他走到了藤田佑香的面前,拉著她到了一角落里,眾人都好奇地望著他們倆。

上一章目錄+書簽下一章

北京pk10彩票站有售吗